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炼金术士之淫术
炼金术士之淫术

炼金术士之淫术

在众将领引颈以待的情况下,我终于走上了练武台,百合赶紧给我穿上一套练习用的木甲。亚加力笑道:「刀剑无眼,兄弟小心。」我没有答话,亚加力虽然贵为十万黑龙军的首席剑手,可是一个爆烈链球足够轰爆他了。现在有些理解露茜当日的话,我的剑术和魔法很致命,所以练习时根本使不出多少威力。穿上木甲,里拉娜站在我们之间,说:「比试只限初级或以下魔法,点到即止。」亚加力举剑行礼摆出架式,我亦回礼,他一声狮吼,木剑快速舞动,气势逼人向我冲过来。亚加力起床练剑的时间比鸡更早,剑术之精奥自然超过我,要是被他成功逼过来,我一定落入下风捱揍。这幺丢脸的事怎可以!我索性将剑收在身后,冷笑着等亚加力过来,他面上露出疑惑表情,但战斗经验仍驱使他的木剑向我砍过来。就在他要击中我时,我发动瞬间转移,下一刻我已经站在他背后,随着我的笑声,木剑向着他屁股剌过去。艾华等战士瞠目结舌,反倒是亚加力最镇静,这是出入沙场磨练出来的意,他听风辨位转身横斩,想要截住我的偷袭。我又一次大笑,再度使用瞬间转移,木剑仍然以亚加力的屁股作目标。二重瞬间转移,这次换成百合、里拉娜和利比度极为震惊,亚加力仍能沈着应战,他发现自己的身法再快也快不过瞬间转移,立即施展舞剑法,木剑向着三百六十度乱刺。以我现畤的能力,发动三次瞬间转移颇为吃力,不过这只是一场比试,在这幺多部下和女人面前,最重要的不是打羸,而是要够酷!将木剑往上一抛,第三度发动瞬间转移,而这次回来后接上隐身魔法,众将愕然发现我消失无蹤,场中只有百合一个能看穿隐身法。亚加力击中从天天而下的木剑,木剑被砍成两段,他却因看不到敌蹤而呆了一刻。就是这一刻,我偷偷向亚加力后脑一抓,亚加力比野兽更敏锐,我的手才碰到他头髮,其木剑已经越过肩膀往后刺。我轻轻退开同时解除了隐身法术,亚加养背转身面向过来,手里长剑暗透斗气,可是才半秒光景他却呆住。亚加力束起的长髮散下来,而我笑着拈起他束髮用的绳带。众将领跳起高呼,亚加力无法置信地摸着头髮,里拉娜等更是呆若木鸡,法兰南芷忍不住又叫又跳道:「我的天啊!提督很厉害啊!超厉害啊!」我笑而不语,刚才绝对是取巧,不用唤术其实压不倒亚加力。利比度的眼珠瞪得似要掉出来,吃惊说:「三次瞬间转移?耐且每次百分百準确,怎可能?」百合也是惊讶,说:「色鳖叔叔也会这一招,但也没有主人般落点精準!」「喂喂,你怎能拿主人跟一只鳖作比较?」敲了一记百合的头,看着这班家伙震撼的样子,我没感到什幺特别,相比起淫魔王瞬移过里,更扯的是着陆后接住飞箭,这不过是皓月萤光,我能算得上什幺?亚加力将木剑交给从人,叉腰失笑说:「到现在我还是不敢相信,三弟你果然了不起。」我说道:「百合,卸甲。本人还要去淫……办事,今天到此为止,各位慢慢练习吧。」在近卫们带路下来到会客室,二名带剑侍卫正站在门前。我的军队多为北方人,而思倩是北方的花魁,以我所知,军中不少将士视这母狗为打枪的幻想对象。侍卫向我行礼,亲自打开大门,他们有意无意地偷偷向内瞧。久没见面的思倩消瘦了一点,却反增了一点清秀味道,只见这位能歌善舞的美女,穿上一套浅黄色连身裙,脸上化着淡妆,一对幽幽妙目发现我到来,竟突然扬起了异样神采。对不起,用错形容语,是淫采才对。侍卫们不捨地关上房门,思倩已经忍不住扑过来,跪在我的身前叩头道:「思奴参见主人!」我笑着将靴子伸出,思倩想也不想伸出小舌舔靴面。思倩跟安菲一样,是个极度重的被虐待狂,只不过安菲喜欢被虐打,思倩却锺情被羞辱。思倩像极饑的母狗般,双目带点呆滞地竭力添靴子,一直到两只靴子都乾净了,她竟仍意犹未尽,托起我的脚想连靴底也舔下去。连我都要皱起眉头,一脚瑞开思倩,道:「连鞋底都想舔?你贱够没有?」由于思倩没过练武,是很典型的弱女子,所以我也不敢太用力。然而力度虽轻,但思倩洁白透红的左脸还是多了个靴印汙迹。思倩的目光更加迷茫,呼吸加快,叩头说:「请主人好好管教这个下流的贱奴。」我坐到椅上头笑说:「脸蛋长那幺纯情,却原来是个大变态。像你这种贱货没资格穿衣服,都给主人脱光光!」思倩不敢站起身,她跪在我面前将那袭素黄长裙拉下来,内里竟穿了粉红色穿孔的情趣亵衣。思倩将内衣裤与鞋子一併除下,连髮夹和耳环也脱掉,全身上下真正地一丝不挂,回复刚出娘胎的状态。奴性深入骨髓的思倩,以小脚丫支撑身体,两条长长的玉腿屈膝尽情地张开,两只中指轻轻拨开肉唇,姆指指甲将肉芽从包皮剑出,把女人最私密之处完整暴露出来。思倩的皮肤白如凝脂,却露出鲜红的秘肉,对比。下分外抢眼和艳丽,在那秘道之中早已积存大量玉汁,淫靡地缓缓往地毯流下。这个性奴问安的姿势已经有趣,思倩的表情更加妙绝,她眼中有着明显的羞耻之色,但小嘴却勾起生涩的笑容。垂死老贼调教女人的手段真高明,思俏的精神保持着羞耻心,肉体却被调教得不知廉耻,加上出众的容貌气质,这样子的女奴真是百玩不厌。我跷起二郎腿,一边欣赏思倩的美鹿胴体,一边嘲笑问道:「小贱货,因为发情所以跑来给主人玩?」出乎我猜想的,思倩原本一脸沈醉的眼神忽然一醒,道:「贱奴启稟主人,赫鲁斯率领蓝雁军前来冒犯费本立城。」我微一冷笑,说:「还以为什幺大事,主人早就知道了。」思倩眉头轻锁,道:「主人错了,蓝雁军团去而复返,这次是捲土重来。」心里暗感奇怪,刚收到的情报是赫鲁斯被奥迪迦吓得濑尿,加上后放被我们放火,应该裙拉裤甩跑回南方才对,怎幺又会捲土重来?然而我不能丢了主人的威名,有理没理先掴一巴掌,掴在思倩没有鞋印的另一边脸,再来伸手猛地抽起她的乳头,沈声说:「你这贱母狗竟敢出言顶撞主人!」没想到这样一吓,思倩的肉口小洞忽然喷出黄金水,居然就来了个小高潮,难得的是她居然仍能保持着原本的姿势,说不定她晚晚练习奴隶的礼仪。思倩发呆地失禁,嘴角流出唾液,足足二、三分钟她才回神,惶恐道:「对……对不起,贱奴弄汙主人的地方,现在立即弄乾净。」思倩所说的弄乾净,当然就是喝回自己的圣水,我笑道:「贱就是贱,被掴也会高潮,你当然要好好弄乾净,不过先把话说完。」「是这样的,赫鲁斯已经收到南方被破城的消息,不过珍佛明大军刚好赶到,天美亲自出马请珍佛明的军队协助镇守南方,好让赫鲁斯能够继续北伐。」珍佛明的军队是因为我通知繁星夜而来,但应该是赶至帝中捉拿梅菲士才对,心中一动问道:「领军的是静水月?」思倩拨开女阴的手指开始不规矩,竟然用姆指偷偷按着肉蒂自慰,不过她仍然口齿清楚地道:「名义上是静水月,可是她背后还有珍佛明海陆大将打点一切。」毕竟静水月在帝国南方长大,加上神之一族跟珍佛明皇室素有来往,若是天美亲自出面,确有可能劝服她帮忙稳住南方。我瞪了面前这个淫女一眼,说:「你那幺喜欢自慰,但信不信主人踢你出去让那些仰慕你的军士们,看看你的真面目!」思倩的拇指停下来,但是她的眼神更加迷乱,我趁机会再羞辱她说:「嘿嘿嘿嘿,说不定你心里想当那些仰慕者的性奴呢。」房外的军士发梦也想不到,他们憧憬的绝色才女,现在竟然赤裸裸蹲在自己的尿上,还打开性器任由男人观看。思俏努力地忍着慾火,道:「主人,贱奴还有一个重要消息…」其实我的小弟弟早有反应,故说道:「有屁快放。」「威利六世陛下死后,金蒂诗和索查丽皆失蹤。」「白癡皇后失蹤?」金蒂诗的死讯我早已知道,她是二皇子的生母,若是留在帝中,被大皇子所杀绝对可以理解,下手的自然是亚沙度。可是索查丽乃凡迪亚老母,谁人可以在帝中将她掳走?难道是伊诺夫为母报仇?虽然面前秀色可餐,但我不得不收拾心情盘算形式,北方有亚里雅和奥迪迦,加上兽人海军支持,而且天美有伤在身,除非赫鲁斯有本少爷一样的头脑,否则在一时三刻休想打入费本立城。不过若此消息流入我军,难保军心不会被动摇。这名北方花魅从前是垂死老头的情报要员,她的消息全来自烟花地,我笑着用脚磨一下她的下体,笑道:「想不到你这贱货还有点用,主人就留你下来解闷吧。」思倩立即趴到地上摇着屁股,用舌头舔我的靴子,笑着说:「谢谢主人!贱奴是主人的玩具,请随便玩弄。」原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控制内,可是自得到思倩的情报后,才知道北方的危机还没解除。那个该死的大奶月,怎幺在这个节骨眼出来瞎搞,也不看看谁是忠谁是奸,谁是主角谁是喽啰。将基格招到书房,他发现房内只有我俩,收起了平常的嘻皮笑脸,严肃问道:「大人,发生什幺事了?」虽然基格主要工作是打理佣兵生意,但计算日子亦追随我多年,称他兄弟也不为过,我歎口气指指椅子,让基格坐在对面,说:「有件事让我心烦,赫鲁斯的军队去而复返,再次袭击费本立城。」费本立城也是基格故乡,他闻言讶异说:「怎幺可能?先不说南方被我军搞得一团糟,北方有兽人族支援,赫鲁斯凭什幺打这一场?」我摸着杉木桌面,道:「凭珍佛明超过十万的水师团。」基格沈声说:「珍佛明?海外岛国珍佛明?」「就是他们,海虎不过是小角色,珍佛明的军力才让我忧虑。」基格问道:「连珍佛明也想在帝国分一杯羹?」我摇头说:「你误会了,他们是来找梅菲士。」「梅菲…士?」我将在珍佛明收到的情报,以及梅菲士现有身体的事都告诉基格,只见基格越听越睁大眼,最后才呼气道:「原来如此,那幺大人想基格做什幺?」「这里有信一封,想请你派儿郎送去帝中。」现在帝中处于交战状态,送信不是一件易事,基格拿过信件拍心口说:「放心,让基格亲自出马,这封信定必送到破岳手上。」我皱眉说:「谁叫你送给破岳?我想要你将此信给凡迪亚抢走,信内有废话一大堆,包括我军趁机征伐南方、珍佛明快要改朝换代、爱珊娜派人刺杀黎斯龙,二皇子跟威廉亲王有一腿,梅菲士在霍尔城娶了个姨太云云。」收到这样一封信,即使培俚也会分不出真假,基格的义勇表情立即僵住,好半晌才忍不住失笑摇头,说:「不愧是亚梵堤大人,凡迪亚性格多疑,一定将梅菲士召回皇城。可是二皇子跟威廉真的有一腿?」我大笑道:「哈哈哈哈,我怎幺知道?但记住千万不能洩露费本立城被袭的消息,尤其是对我军。」基格点头说:「知道,基格会小心处理。」我说道:「噢,尚有一件事,我要静水月得悉梅菲士回帝中,以她的性急一定带兵赶去皇城。若是赫鲁斯跟凡迪亚有联络将更精采,他一定吓得跑回南方。」基格沈思起来,道:「这事恐怕不容易,我们的佣兵团在南方势力薄弱,加上天美有心封锁消息,在南方散播谣言难若登天。」我笑说:「这点你倒不用担心,静水月身边有两大妖物,将消息传到他们耳边就足够。」基格混乱了,问道:「大人指垂死老头和奥克米客?怎样传消息给他们?」「你不了解这两只生物的习性,只要针对幼稚园散播传言,或者对着沟渠说几句,消息自然传到静水月那边,哈哈哈哈哈。」计算时间,回到本家快一星期,黑龙军无论将士或战马皆充分休息,武器粮食亦完成修补及配给,艾华等北方兵早已经厉兵秣马,誓要在帝中胡搞一番。由于露云芙和美隶仍在闭关,梅兰尔又要照顾她俩,故此晚上特别冷清,只有百合、夜兰和雪燕三只妖精奴,加上思倩和法兰南芷,才五个美女侍奉我而已,没有十个、八个美女服侍,真是丢脸。思倩、法兰南芷和雪燕体力较差,被我干了两次已经累至不省人事。房门被敲响,最先反应的是夜兰,然后是百合,两女均是赤裸身体,前者起来披起外衣说:「这幺晚了,谁来找我们?」半捶半醒之下我欣赏一眼房内众美女的胴体,在雪燕的大腿上摸一摸,这妮子还抱着枕头「主人、主人」的乱叫一通。门外是拉德尔家的侍者,他跟夜兰说上几句话,夜兰沈默片刻关上房门,重新爬回床上贴着我道:「主人,侍者说里拉娜老师打算明早回北方去。」搂着百合和夜兰的纤腰,说:「哦?她怎幺不跟我说一声?」为了不弄醒其他女孩,百合低声道:「总觉得里拉娜老师在设法躲避主人。」夜兰忍不住问道:「主人跟老师属于什幺关係?」忽然间又回想起陶拉里亚学院的日,即使我现在多幺风光,但也失去了昔日的快乐。我徐徐说:「我也搞不清楚,至少不止是师生那幺简单,当年要不是西翠斯出现,我应该会追求里拉娜。」夜兰少有地好奇,问道:「主人跟老师是同一班的吗?」我笑说:「不同,我一入学院就是主攻炼金术,里拉娜则是魔法攻击、防守和辅助三系的导师!」百合问道:「魔法学应该很热门吧,为什幺主人偏偏选冷门?是因为兴趣?」我摇头说:「跟兴趣没关係,只是魔法四系太多人排队,我嫌麻烦罢了。」两女以「不是吧」的目光看本少爷,我打了她们屁股,笑道:「看什幺,你们都知道主人我怕麻烦,而且我深信任何学术领域的最高点都能互通,随便挑一科就好了。」夜兰定眼看着我的脸,道:「盛名之下无虚士,主人集天才和鬼才于一身,行事作风非一般人能够明白。」我再也忍不住笑,道:「当年的人不是像你这般想法,他们觉得我没出息,好死不死偏要选个做春药的行职。主人要是没去打仗,现在说不定卖春药、避孕丸为生,想起来是否应该感谢赫鲁斯?」百合道:「那幺主人怎会认识里拉娜老师?」我回想从前,道:「啊,有一次在图书馆睡午觉……又看什幺啊,有哪里比图书馆更凉、更静?我看见有个穿低胸装没戴罩的大奶妹,不走过去偷看岂非很笨,那时候还以为她是高年级学生。她发现我后,就拿起手上的古文字来考我,哈哈,结果我的古文字学识比她更精熟,让她吓得眼镜也掉下来,就这样从第二年开始,我变成她的插班生。」百合愕然说:「主人那时候有红瞳了吗?如何看见老师没戴罩?」「这就叫天分啊!」夜兰问道:「老师对主人又是怎样?」我歎气说:「这个问题我也曾经问自己,不过里拉娜总是跟学生保持距离,我已经算很例外,即使直接问她恐怕也得不到答案。」旁边传来雪燕的声音,幽幽说:「有些话错过了机会一辈子再也说不出来,主人更应该找她问清楚,否则必定后悔的。」雪燕从前曾爱上我家族的先祖,可惜双方都没把话说清楚就分开,这样子下来竟过了三百年。百合道:「主人快去找老师吧,我觉得老师对主人并非毫无感觉。」夜兰亦附和说:「对啊,我也觉得主人跟老师其实很合衬。」雪燕拉着我手道:「快去见见她吧,可能她一直在等着主人告白呢!」「不会吧,喂,你们干什幺?」三女半推半拉给我硬穿上便服,不知道是谁那幺叛逆,竟然一脚将我这个主人踢出房外,守在门口的侍卫看得发呆。拍拍屁股,我将十几个银币塞在他手上说:「你当什幺也没看见,否则下次去守厕所。」侍卫吞吞口水,望着天花板说:「最近常常眼花,明天去配眼镜好了。」半夜三更被赶出房,唯有听她们的话去找里拉娜。刚才到底是谁踢我屁股那幺大胆?算了,太烦的事不用想,三个一起灌肠好了。徒步来到外宾馆,原来早有一辆马车泊在门前,要是来晚一步可能找不到里拉娜。跟大楼的保安打个招呼,沿着楼梯往上走,一双白滑的长腿在楼梯上出现,将我的视线完全吸引住。里拉娜碰巧提着行李往下走,我们打个照面的同时呆了一剎,里拉娜才柔声说:「你来找我吗?」「我是……嗯,你怎幺走得这样急?」可能是过往帮拿书簿的习惯,我很自然地从里拉娜手上取过行李,陪着她一起向门口走。今晚的里拉娜仍旧穿低胸露肩连身裙,仍旧戴着一副无框架圆眼睛,仍旧戴着一副圆形耳环,仍旧穿上高跟鞋,她的衣着性感而不失庄重,跟平常在陶拉里亚学院的装束一样,陪着她上马车,她说道:「不用再送我了,你还有很多事要办吧。」索性坐入车厢内,道:「没关係,也不差一晚半晚。」里拉娜皱一皱眉,却没有说什幺,任由马车朝拉德尔本家行驶,我用力嗅了一下,淡然道:「这幺多年了,你还保留这瓶香水?」里拉娜微微轻颤,沈默不语。想如果我的嗅觉没搞错,里拉娜所用的香水是我自己做的,那年她生的时候,我曾问她喜欢什幺花朵,她就说最喜欢茉莉花,结果花了一星期时间,用超过六十种品种的茉莉花瓣,反覆调试气味数十次,才练出一瓶八百毫克的香水,想不到过了四、五年,她还保留着。亚梵提亲手做的香水。现在可以卖几十金币了吧。拉德尔家的车路尚算平坦,马车只是轻微摇晃,而我却在心里暗骂,要是晃大力一点,里拉娜的胸口也就更有看头。里拉娜淡然道:「对不起。」我笑说:「我没有怪过你,你的家人怎样了?」里拉娜说的是上次在帝中,受天美指示跟露云芙伏击我的事,毕竟她也是南方人士,所以我没有责怪她。问题是他自己过不了心里那关,她素来十分重视自己的职业,出卖学生绝对是教师生涯中不能磨灭的汙点。在陶拉里亚的求学时期,我其实只有三名朋友,分别是西翠斯,山奇利校长和里拉娜老师,嗯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山奇利最多算是半个吧!里拉娜半倚车窗边,垂下臻首说:「自从那次之后,他们都搬到帝中去了,你不必担心。」「嗯,这样就好,那幺你现在回陶拉里亚去吗?」里拉娜的眼眶忽然涌起泪光,一手掩着小嘴说:「我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我已经不可以回去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」我默然看着里拉娜哭起来,她哭了一会儿,才抹去泪光说:「其实我离开学院一年多了,一个曾经要置学生于死的人,已经失去当教师的资格。」还以为过了一年时间,多少会沖淡她的愧疚,但原来我的想法太天真。心里突然抽着痛,里拉娜非常喜欢老师这份工作,现在的情况对她来说何其难过。不知那里来的勇气,我将里拉娜的眼镜摘下来,说:「有件事你可能不相信,无论是从前的拉德尔家垃圾,或是现在的黑龙军元帅,其实都是你那个有点色的顽皮学生。」里拉娜一对泪眼泛起异样,突然扑过来把我抱紧,在我的耳边痛哭不止。从前在学校的回忆在心湖激起:在图书馆跟她研究古文字,在走廊帮她拿书,跟她到道具店挑选魔法杖,召唤兽失控后一同逃命,一起躺在城楼上看月亮谈理想,段段回忆都那幺珍贵。这一刻我感到很予盾,我从不否认自己好色,更不怀疑里拉娜作为女人的魅力。可是心底真想把她弄上手吗?我们之间的友谊,竟比不上男女的色慾?即使不上床也没关係,只是这样抱着她,静听着她的哭声,我想我是愿意的。时间被遗忘,直至里拉娜哭得沙哑,我才轻轻将她推开,柔声道:「如果你那幺喜欢教书,亚梵堤为你兴建一所学院所不逊色于陶拉里亚的学院。」里拉娜完全呆住,两眼睁大,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,陶拉里亚的历史比武罗斯特更悠久,所佔的面积几乎等于一个食邑,建筑物加起来跟一个小市镇没两样,还需要大批学教的人才,以及辅助性的配套设施,等闲人根本没有能力兴建这种程,就算是皇室也不敢开出这样的担保。里拉娜抚着我的脸,道:「不可能的,你在开玩笑吧。」我长笑道:「亚梵堤没有事情办不到,只要你告诉我想还是不想而已。」里拉娜没有回答,只是用手按着我的脸,一声不响就将嘴唇贴上来。我知道里拉娜仍是处女,她的接吻技巧十分生硬,说不定这是她的初吻。可是这分感觉……吻后里拉娜小声说:「里拉娜不值得你这样做。」挽着里拉娜的柔荑,我说:「放心,我从来不做蚀本的投资,我说值得就是值得。」里拉娜软倒在我身上,头枕进我肩膀上,说:「如果你想要里拉娜的身体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」我的手轻按着里拉娜的纤腰,早一步截住她的话,道:「其实我们是师生、朋友还是情人,多年以来我自己也是迷糊,但为你所做的一切,完全出于自己意愿,没有其他。」里拉娜将我按倒在沙发上,她将自己的头髮拨散,眼中暗含一往无前的勇气,说道:「里拉娜在此立誓,若亚梵提成功建立一所学校,里拉娜将下嫁于他,从此以后当一个服从的小妻子。」里拉娜说毕,将领口往下一拉,一对傲人的肉丸弹出来。这对我和同学们都幻想多年,一直是我们上课焦点的美乳,今晚终于让我看见。里拉娜的身材跟爱珊娜很相似,她们同样体格瘦削,甚至有些许骨感,但上围却特别丰满的类型。只是爱珊娜的乳尖是极稀有的淡紫色,里拉娜是普通的浅褐色,她的双乳是圆浑的碗型,右边乳晕的右下方有一颗小痣。这是一个倒错的晚上。我心里敬重的良师,相当珍惜的好朋友,偷偷幻想的性感女神,曾经暗恋过的女孩——里拉娜,当我的魔枪进入她的体内时,她终于变成了我的女人。我没有使用任何淫术,在这样一个晚上使用淫术犹如煮鹤焚琴,里拉娜虽然没有经验,但是她的身体早已经熟透,一切都顺着本能去做。她坐在我身上操控主动,两手按在我胸上,紧窄的下体套牢我的性器,屁股缓慢但有力地前后摆动。「啊……」里拉娜不是会浪叫的女人,她发出虽低但性感的闷哼,轻咬着下唇的表情实在动人。里拉娜是典型的魔法师,体力方面不是强项,她摆动了三、四十次开始渗汗。我轻轻将她抱起来,放在马车车厢中间的地毯上,主动权落到了我的手上。她两脚夹着我的腰,我俩十指紧扣,双唇再次紧贴,不过这由我来做引导。里拉娜在魔法学识上是我的导师,但在男女性爱上却相反,我的舌头轻点她的唇肉,引出她的舌头相互纠缠。我将身体往前推,肉棒亦因而插入更深,当她发出娇喘之际,我伸出一只手搓揉那只梦寐以求的乳房。不愧是陶拉里亚的性感女神,里拉娜的乳房比我想像中具弹性,里拉娜眼角滴出泪水,但不知是产于喜悦、激动还是神伤。马车应黑夜中行驶,我俩在车厢内忘我地交欢,转换超过十多种姿势,身上的衣服逐件逐件地散落,最后回复至刚出生时的状态。我们互相摸遍对放的每寸身躯,以我认识的所有方法跟她接吻,在她那数不清楚的高潮之中,我也在她的体内尽情地释放。自从珍佛明一役后苦无出场机会的静水月,站在战船之首遥望着沃达城,这座南方排名第一,人口曾达三十万的大城,现在只余下一片焦土。虽然静水月不是神之一族的血统,但毕竟在这座城里成长,想不到才离开数月时间,沃达城竟变成这副模样。随着海风的吹拂,四十多艘战舰的珍佛明军旗狂乱舞摆,站在静水月左手边的是一员红甲女将,她是管辖珍佛明十万皇城大军,地位仅在皇城和神喻使之下的陆军上将——尤莉。在静水月另边的是一名穿深蓝色军服,配上黑色小护甲,身高六尺有二,留着一撮小鬍子,手握十多万水师的护国大将军,珍佛明水师提督——隆文。在三名美女、帅哥的后方,却站着一名蛇头鼠眼,留着两条鼠鬚,容貌十分猥琐,像小偷多过像祭司的祭司——贝莱格。静水月问道:「到底发生什幺事?好好的一座沃达城怎会变这样子?」贝莱格答道:「光之女神通知我军,沃达城受到恶贼真洛夫侵袭失陷,南部告急,要求我军协助镇守,神之一族的使节已经準备丰厚礼品上船,等候公主接见。」珍佛明与帝国南部素有生意往来,在外交上边友好关係,而且静水月又在南方长大,遂歎气说:「好吧,那我军开往豪城去。」贝莱格低声道:「回公主,豪城已被亚梵堤大人攻陷。」静水月、尤莉和隆文愕然回望贝莱格,豪城和沃达城一起沦陷,对于帝国南方简直是致命打击,尤其是在帝国皇权不稳的情况。隆文终于开口道:「现在的情况既尴尬又複杂,公主殿下,除了沃达城和豪城之外,还有哪一座码头河似让我军进驻?」被隆文一问,静水月的头一个变两个大,珍佛明水面大小战船超过四十艘,兵员更达到十五万,并非随便一个小码头就能进驻。可是他们长途跋涉跑来,全军上下极需要上岸休息和补给,现在豪城和沃达城搞成这样子,能补给个屁啊!静水月道:「在南方还有次级的码头,但肯定容不下我军,最近的一级码头恐怕要到帝东的临海城。可是现在南方情况危急,要是我军离开,说不定真洛夫会折返作乱。贝莱格祭司,我们现在该怎样走?」尤莉道:「临海城正遭受凡迪亚攻击,贸然进军说不定惹起凡迪亚误会。」静水月说:「除了这三座码头,最近也要去到皇城了,但我军将很辛苦。」别看贝莱格的外表像头老鼠,自从扎卡维挂掉之后,他就是大神庙资历及声望最高的祭司,这次奉女皇之命,不但带领大神庙两万赤衣卫保护静水月,同时更负责领导十位谋士,是全军上下的智囊之首。贝莱格说:「正如隆文提督所说,现在情况既尴尬又複杂,天美送来厚礼就是因为两城蒙尘,好让我们勉为其难留在南部。另一方面,神之一族跟北方联盟势成水火,我们更犯不着去惹拉德尔家族这个劲敌。」政治这玩意果然麻烦,静水月暗忖这不是她懂得的,遂问道:「那幺祭司有何建议?」贝莱格闭目沈思良久,道:「属下认为还是先待垂死老头和奥克米客先生打探情报回来后,再作部署。」话才刚完,在众将背后早已传来高叫,说:「大奶月公主,有亚梵堤兄弟的消息了!」静水月怒掷拖鞋,道:「别再叫我大奶月!」

【完】